当前位置: 主页 > 葡京娱乐平台 > 人文 >

葡京娱乐平台

来源: 大江晚报 作者: 2016-12-15 18:57      

弋矶山水域(“联鲸”号兵舰曾在此处停泊)

 2007年10月30日,为纪念孙中山视察芜湖95周年落成的孙中山立姿雕像

  崔国因公馆就在今芜湖军分区机关院内

 

  孙中山缘何到芜湖

  公元1912年10月30日清晨,当冉冉升起的秋阳将芜湖弋矶山一带江面上晨雾扯开之后,一艘名叫“联鲸”号的兵舰鸣起了泊岸的汽笛。守候在弋矶头的芜湖国民党籍党政军一干人马在一个高个头军官的率领下登上汽艇,急速地向江中心的“联鲸”号兵舰驶去。他们心目中的领袖和英雄就在“联鲸”号上。

  这位领袖和英雄就是民主革命的先驱者、时年46岁的孙中山。高个头的军官上舰后向孙中山立正敬礼后,即引导兵舰向上驶到芜湖市接官厅附近的码头。顿时,岸边万余名群众的欢呼声、鼓号声和着兵舰的汽笛声,仿佛是天地间奏起一支雄伟的交响曲,在芜湖湛蓝的晴空上回荡。

  曾担任中华民国首任临时大总统的孙中山,曾向全国人民表示,中国必须废止封建专制,实现民主共和,只要袁世凯赞成“共和”,迫使清帝退位,他不会恋栈权位,将辞职以荐袁氏。精于权谋的袁世凯当即在报上信誓旦旦地声明赞成“共和”,并逼迫隆裕太后和宣统皇帝这对孤儿寡母哭哭啼啼地在退位诏书上签字盖章。1912年4月1日,诚实守信的孙中山离开了临时大总统的职位。他没有计较个人得失,期望国内能够进入一个和平发展阶段,以便实现他实业救国、发展中国、振兴中华的经济计划。用他对记者的话来说就是:“我中国四万万同胞齐心协力,何难称雄世界?!”

  辞职后的孙中山于当年5月17日愉快地接任了全国铁路督办的职务,并在7月18日被一致推举为“中华民国铁道协会”会长。有着渊博经济建设知识的孙中山告诉国人:今日之世界非铁道无以立国,“交通乃实业之母,铁路又为交通之母”,要振兴中国经济,首先要从修建铁路入手。他计划在10年内修建10万英里即16万公里的铁路,而大江南北的铁路兴建则摆在他首选的议题上。于是,一个沿着长江流域考察的行程开始了。安庆和芜湖是他在安徽沿江考察的两个重地。

  时为安徽都督、身居安庆的国民党籍人士柏文蔚闻讯后当即向孙先生发出了邀请。而芜湖那个同为国民党籍的高个头军官的邀请则更为热烈。人们不禁要问,这个高个头的军官是谁?

  高个头军官是个合肥人

  高个头的军官与中山先生同姓,字品骖,名万星,又名万乘,原合肥市肥东白龙乡孙岗村诸大庄人,生于公元1877年,比中山先生小11岁。这个淮军营长的后代,很小就失去了父亲,依靠出身于大家的母亲蔡氏扶育成人,十几岁就能写得一手好文章,惹塾师喜爱,被同学尊重。公元1905年,时年28岁的孙品骖慕名来到芜湖,考入了二街米捐局巷内的那座闻名大江南北的“安徽公学”。这里的老师名满天下,如陈独秀、刘师复、陶成章、苏曼殊、谢无量,不仅是饱学之士,而且是名震一时的革命党人。就是在这里,孙品骖和狂士刘文典等人,先加入陈独秀为首的“岳王会”,然后又经张伯纯的介绍,加入了同盟会,站到了孙中山的民主革命的旗帜下,以“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为他的不渝追求。公元1910年元月初,在广州任新军见习官的合肥人倪映典与黄兴、赵声共谋起义,急召孙品骖赴粤。孙氏在途中获悉起义于2月12日失败、倪映典被斩首示众,乃洒泪告别广东,重新回到合肥,继续以城南小学堂为谋覆清廷的据点。武昌起义爆发后,正在上海的孙品骖受同盟会国内总部的派遣赶回家乡,向庐州中学教员、时为同盟会合肥分会会长的李诚安传达立即起义的指令。

  李诚安以为孙氏带来大批武器和弹药,高兴地说:“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左足上生了一朵碗大的莲花,这是一个吉兆,说明有高足来助我们成事。今日看见你,大概你就是我梦中的高足吧。老兄带了手枪和炸弹来了吗,如有这些,可立即举事。”

  孙品骖摇头答道:“我是徒手而来的。”于是,李诚安立即召集所有在肥的同盟会会员,郑重地将举事领导大权托付孙品骖,自己前往上海寻找老乡范鸿仙,向这位同盟会筹办武器的后勤部长寻求武器弹药。

  谁知武器弹药还未到肥,在孙品骖的运筹帷幄下,合肥就于公元1911年11月9日宣布光复。作为举事的主要领导人孙品骖,大家一致推选他为北伐军驻庐州总司令。3天后江苏联军总司令、广东番禺人徐绍祯又任命他为庐州军政分府司令,颁发关防一枚。中华民国成立后,安徽都督柏文蔚受孙中山的指令,将孙品骖所部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五师,任命他为师长,下辖两旅四团,驻地由合肥移至芜湖,以便扼守长江,屏障南京。孙品骖于是成为当时芜湖最高职位的国民党籍人士,全权负责孙中山来芜的迎送保卫工作。

  孙中山在接官厅码头笑容可掬地上岸了。突然,他脸色阴沉,默不作声,仿佛万里晴空转眼间乌云密布。

  孙中山踢翻了八抬大轿

  曾参与接待工作的已故濮之奇教授的先人说:孙中山看到载着他前往市区的交通工具,竟是一顶八抬大轿。接待员大约以为中山先生嫌彩轿寒酸,连忙解释说:“这是本埠专为迎接贵宾用的彩轿,只有前清总督、巡抚来时,方敢启用。”听到此话后,乌云密布的孙中山突然雷霆万钧起来。只见他快步走到轿旁,一脚踢倒轿子,大声地说:“这是对我孙文的侮辱。轿子是前清官厅大人、老爷们作威作福的象征。我孙文自搞国民革命起,就从来不坐这个人抬人、人压人的东西。现在和将来更不会去坐。”孙品骖等人虽然一时尴尬万分,但却从孙中山的发火中,看到了那缕熠熠生辉的民主光芒。

  他们记得,1912年8月24日下午5时,孙先生应袁世凯邀请,抵达北京共商国事。第二天,由下榻处赴湖南会馆参加同盟会欢迎会时,见沿途没有一个行人,“深为诧异”。他当即问了接待员傅良佐和王赓,这才知道旧官员出身的新任临时大总统袁世凯“特谕步军统领内外巡警总厅,凡先生出入,除派马队侍从外,沿途均派军警护卫,断绝交通。”于是,这位骨子里蕴含着民主精髓的孙中山要傅、王带话给袁世凯:“鄙人虽系退位总统,不过民国一分子,若如此,即非所以开诚见心,且受之甚觉不安,应即将随从马队及沿途军警,一律撤去,俾得出入自由。如大总统坚执不肯,则鄙人小住一、二日即他去。”

  他们还记得,1912年4月20日,辞去大总统的孙中山赴福建考察。时为福建都督的国民党籍人士孙道仁为欢迎先生,特地在马尾码头举办了隆重的欢迎仪式。人群中和水面的大小船只上,到处闪动着“欢迎孙大总统”和“孙大总统万岁”的纸旗和横幅。原先兴高采烈的孙中山突然云奔雨骤起来。他大声叱责了上船迎候的孙道仁:“这太不成话了。就是共和国的总统,退了位,也是一个平民,怎么还要称‘孙大总统’?再说什么‘万岁’,那是封建皇帝硬要他手下的官民称颂他的。我们为了反抗这个‘万岁’王朝,多少革命同志抛头颅、洒热血,才取得了消灭清王朝的伟大胜利。如果我接受这个封建王朝的称呼,我对得起那许许多多的先烈吗?”他告诉孙道仁,立即撤掉这些纸旗和横幅,否则决不上岸。因为在民主革命先驱孙中山看来,一位革命的政治领袖接受并逼迫群众呼喊万岁,就是堕落,就是腐败,就是反动。

  面对此情此景,满面惭红的孙品骖焦急万分。因为当天上午,芜湖各界人士已聚集在大舞台内,准备10时左右召开欢迎中山先生大会。而先生不肯移步,这如何是好?

  马车载人到市区

  情急智生的接待员连忙在孙品骖耳边嘀咕了几声。满脸愁云的孙氏顿时云开见天。他下令:“快去快回,务必代我向国因老转致谢意。”他所说的国因叫崔国因,安徽太平县人,曾任清廷驻英国公使,在出使美国、日斯巴尼亚(即西班牙)和秘鲁后写下《出使美日秘三国日记》,被梁启超列入《西学书目表》。他退休后定居芜湖市冰冻街,带回了一辆全城唯一的英式双轮马车。孙品骖向孙中山报告此事,先生点头允诺。不一会儿,只见一辆美轮美奂的双轮马车驶来,驾车的是崔国因的儿子俗称崔小狗子的崔由桢。他听说此事,自告奋勇地表示愿意充当马夫。于是,孙中山“始由接官厅上岸乘马车至大舞台”,这个由李鸿章之子李经方兴建的大舞台,“门前用竹花扎成辕门,两旁围以色布,辕门之内,列菊成山,极为美丽。由会场至江苏米捐局延长半里皆用彩布为棚,巡士守望为卫”;“各界来宾赴会者约以万计,场为之满,途为之塞。”开会时,孙品骖首先报告宗旨,即请孙中山登台,来宾均起立行三鞠躬礼。先生答礼后即开始了他的演讲。他说:“吾等由奴隶地位而至主人地位,为莫大之幸福。唯为主人翁必应尽其应负之责任。方今民国初建,万端待理。民之于国,为最大之要素。欲国富民强,当自立。则凡百艰难事务,吾民都宜负其全责,望诸君共济时艰为幸。”说到这里,孙中山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原来是孙中山感冒了。不得已向大家表白:“此次自江西来芜,偶受风寒,不能多演,请随行马君武代表演说。”于是,广西桂林人,时为中山政治秘书的马君武开始了演讲,直到下午2时方才结束。欢迎大会后,孙中山乘坐马车到江苏米厘局稍事休息后,即到广东会馆“晏饮”。“三时仍乘马车至江口上联鲸兵舰,开往东西梁山观阅炮台,即下驶回沪矣。”

  在宣传民生和民主这两大普世价值外,孙中山先生还根据他对芜湖的考察,在日后所著的《建国方略》中对芜湖现代工业文明作过一些设想。一是填塞青弋江和长江合流的凹曲部分,削去青弋江南岸的突出之点,开凿一条东北走向的运河,直通上海或乍浦运河之上口;二是在芜湖东南方向,循运河左岸,大致包括今弋江区和清水镇一带,建筑一座新城,不仅要建造船坞和工厂,而且要“规划广阔之街道”,以供商业之需;三是在芜湖不仅要兴建铁路,而且要兴建长江大桥,以适应“霍山、芜湖、苏州、嘉兴铁路线”之需。“此线自霍山起,至舒城及无为,乃过扬子江至芜湖。又过高淳、溧阳、宜兴至苏州,与沪宁线合。”

  在他看来,芜湖这座有着12万余人的市镇,在已经成为长江下游米粮交易中心之后,必然还会成为“工业中心”。因为她居于丰富铁矿区之中心,有廉价材料,廉价人工,廉价食物,且极丰裕,“专待现世之学术与机器,变之为更有价值之财物,以益人类耳。”

  观览如今芜湖之建设轨迹和成就,我们可以说,孙中山不虚芜湖之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