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葡京娱乐平台 > 人文 >

葡京娱乐平台

来源: 合肥晚报 作者: 2016-11-28 15:03      

  爱国将领倪映典

 陆军上将倪烈士映典纪念塔

  倪映典(1885~1910),名端,字炳章,清末安徽省合肥县北乡(今长丰县)人。其出生于一个贫寒的家庭,自幼随父亲学医,光绪三十年(1904)考入安徽武备练兵学堂,并加入革命团体"岳王会",于光绪三十二年以马术科优异成绩毕业,后入江南陆师学堂炮兵科兼习马术,毕业后任新军第九镇炮兵队官。此间,倪与吴旸谷、赵声、柏文蔚等经常在南京鸡鸣寺秘密活动,并加入同盟会。

  长江路桥的西南头是一座小花园,入口处巍然屹立着一座纪念塔,是纪念著名的爱国将领倪映典的。这位大名鼎鼎的民国上将,在反清革命活动中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绩。

  新军将领映典公

  站在“倪公映典烈士纪念塔”前,遥想当年,一条铮铮铁汉从脚下的这块土地,投奔到反清革命活动之中。

  据《安徽省志》记载,倪映典,1885年生于一个贫寒的农民家庭,字炳章,合肥北乡(今长丰)吴店人。他自幼随父学医,1904年考入安徽武备学堂。不久加入当地革命团体岳王会,接受革命思想。1906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入军见习,因遭排挤,弃差至江宁,入江南炮兵速成学堂将校科,成绩非常优异,尤其是马术闻名江南。结业后任新军第九镇炮兵队官。倪映典在江宁与赵声、吴春阳、柏文蔚、冷遹、龚镇鹏等常在鸡鸣寺秘密活动。同年冬,萍、浏、醴起义,第九镇被派往萍乡镇压,倪映典随队出发。他与赵声等密谋、寻机响应起义,未能成功。次年返宁后,应同学邀,往安庆任新军炮队教练。两江总督端方、第九镇统制徐绍桢,以其私自离职,追回禁闭一个月,事后又改授马队队官。同年,经皖抚冯煦请调,倪映典始得回皖任第三十一混成协炮兵营管带。他与炮兵营队官熊成基、步队管带冷遹、薛哲等联络,共谋于次年春发动起义,不料事泄,当局下令捕人,倪映典只得将后事托付给熊成基等,秘密逃往芜湖、合肥。由于端方严令通缉,他只好离皖赴粤。

  在广州,他与朱执信、胡毅生等相识,加入同盟会。他认为革命起义,不可专恃会党,遂更名倪端,充任新军见习官,继改任炮兵排长,在新军中积极开展革命活动。1909年春,与赵声、朱执信等决计运动新军,在广州发动起义,任干事员之一。赵声被解除督练公所提调职务后,由他独立承担运动新军的责任,在天官里寄园巷五号设立机关,专门联络新军弁目。同年10月,赴香港向同盟会南方支部负责人胡汉民等报告运动军队情况。12月再赴香港,约定于次年2月24日起义。1910年2月初,清广州警察与新军发生冲突,遂决定提前起义。2月12日,来到燕塘炮一营,击毙炮兵管带齐汝汉,被士兵推为司令。随之兵分三路进攻广州城,自率千余人经沙河进攻东门,遭水师提督李准突袭,壮烈牺牲。

  重见天日的纪念碑

  1912年,倪映典被南京临时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1936年,国民政府在烈士的家乡合肥小东门街(今长江中路)南侧的映典小学内建立了“陆军上将倪烈士映典纪念塔”,由合肥籍辛亥先驱吴忠信题写塔名,1954年修建长江路时被埋于地下。

  1992年4月13日,合肥长江路综合工程改造时,在此路东段柏油路面下挖掘出“陆军上将倪烈士映典纪念塔”,沉湮地下38年之久的纪念塔身当时已断为两截。纪念塔为混凝土结构,分为塔顶、塔身、塔座三部分,高约5米。塔身为佛教建筑中常见的须弥座形,方柱体四面各镶一块汉白玉石碑,碑上刊刻有卫立煌及倪映典烈士亲属撰写的祭文。

  当年,《合肥晚报》对此进行了报道,并设法寻找烈士亲属,多次呼吁并奔走有关部门,直至落实重建经费。1996年4月,合肥市文物管理处将其修复竖立在长江路桥南端游园中,合肥市人民政府在纪念塔前立一新碑,名曰:“广州庚戌新军起义倪映典烈士纪念塔”,背面为市文化局撰写的《重建碑记》。

  倪映典辛亥志士铮铮铁骨

  被称为“中国共产党的诤友”陈铭枢是民革的创始人之一,他在《文史资料选辑》第七十五辑回忆了与倪映典的交往:

  我曾因朱的介绍,结识了当时新军界中的另一杰出人物——倪映典。

  倪映典为皖北合肥人,曾在安徽新军与熊成基等进行革命活动,已升任至管带(营长),后因有人告密,乃改易姓名,出走广东,仍投入新军。他在广东新军,初为见习官,后任排长,在军中有很高的威信,同时也是天官里机关的核心人物。倪生得同赵声一样,身体修长,具有一种刚强气概,虽不如赵声的魁梧,而英姿飒爽,一望而令人畏服,处世接物也处处表现出一种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的态度。就我少年时所接触的人的印象而言,他使我终身难忘。

  我曾向倪介绍广西博白县的朱锡昂入盟,朱锡昂为广东高等实业学堂的学员,同我很相投,经我动员后,愿意入盟。当我带他到天官里去见倪时,说明他是来入盟的。不料在填写入盟书时,朱仅填他的别号“拭生”来代替本名,倪顿感不满。俟朱离去后,倪用极严肃的口吻责备我说:“你不应该把这种人带到此地来,像他这样顾虑多、缺乏勇气的人,怎么能搞革命呢?”他又说:“这样的情形,你应当先同他讲清楚,怎好这样孟浪呢?”我受了他的教训,感到难受,但从此对他更加敬佩。朱锡昂后来加入了共产党,大革命失败后,他在家乡博白县被国民党反动军队俞作柏部逮捕,旋即慷慨成仁。历史作了见证,朱并不是倪所说的那样人,但在当时残酷斗争的情况下,倪对我的责备是正确的,因我没有把入盟手续对朱讲清楚。

  1909年的旧历除夕,广州新军与巡警发生冲突。时倪已离开燕塘新军(因被告密而革职),经常来往于广州、香港之问,负责策划新军起义。当军警突然发生冲突,倪恐秘密泄露,曾到香港总机关商量对策。当他匆匆返广州时,事件已经扩大,秘密已无法保持。在此千钧一发之际,倪只身驰入燕塘军营,适有管带漆汝汉,正集合士兵训话,意在弹压。倪突至,真像飞将军从天而降,全体士兵皆跃然而起。倪先发制人,立抽出手枪,当场将漆击毙。倪振臂一呼,群起拥戴,步、炮、工、辎各营约二千人,随倪整队出营,迅速占领了东门外钱局后的小山,准备攻城。时清军水师提督李准率队前来镇压,并派出倪的同乡管带童长标出来伪作和解。倪大怒,策马立阵前,晓以大义,慷慨激昂,敌军闻之亦为之动容。敌乃乘时发炮,倪被击坠马下,为清军俘去,最后大骂不屈而死。
(责任编辑:胡海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