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葡京娱乐平台 > 徽史 >

葡京娱乐平台

来源: 合肥晚报 作者: 2016-11-08 14:39      

“割尾巴战役”毛泽东临时指挥所所在地

吴起镇设在窑洞中的中央军委机关旧址

长征油画:吴起镇上破敌骑

  1935年10月19日,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到达陕北吴起镇,结束了二万五千里长征。从踏上这片黄土地直至离开,中央红军在吴起仅仅驻扎了11天。是休整还是部署?这11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又是什么让一个边陲小镇吴起变成了红色吴起?记者组团采访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为您讲述幕后的故事。

  一份报纸“决定”落脚吴起

  地处陕甘两省交界处的吴起县吴起镇,原属陕西靖边县,这里曾因战国时期名将吴起屯兵于此而得名。1934年刘志丹率领陕北红军将此辟为苏区,1935年10月,她更因中央红军到达这里再次为世人瞩目。

  进入吴起县境,映入我们眼帘的是漫山遍野的沙棘、苜蓿草、山杏……层峦叠嶂,绿草如茵,一下子打破了我们对陕北“黄沙漫天”的印象。“我们吴起县地广人稀,近年来吴起县退耕还林面积达145.57万亩,被誉为‘中国退耕还林第一县’;曾经的荒沟也因石油的开采而使经济飞速发展。”长期研究长征历史的吴起县委统战部副部长、延安干部培训学院兼职讲师武宝荣告诉我们。

  那么,81年前的1935年,中央红军为何选择这样一个边陲小镇落脚呢?按照武宝荣副部长的说法,“是偶然,也是必然。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决定的做出竟然是缘于一份过期的报纸。”

  据武宝荣介绍,1935年9月17日,中央红军突破腊子口,进入甘南,之后到了甘肃省宕昌县哈达铺。在这里,一份过期的《晋西日报》上,一则关于陕北苏区的信息令毛泽东激动,“陕北刘志丹部已占6座县城,拥有正规红军5万余人,游击队、赤卫队和少先队员共20余万人……”虽然,那报纸夸大了刘志丹的势力,但毕竟让中央红军、让毛泽东看到了希望。“下一步,中央红军要到陕北去,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会合,扩大陕北苏区,领导全国革命。”哈达铺一座关帝庙里,会议气氛热烈,毛泽东的讲话更是热情洋溢。在此过程中,唯一全程参与长征的陕北籍党员、红军总政治部白军工作部部长贾拓夫,积极为党中央和毛泽东介绍陕甘根据地的革命情况,建议中央落脚吴起。加之,当时的红二十五军已经先期到达陕北的延川永坪,与刘志丹领导的陕北红军胜利会师。“几点相结合,让中央红军落脚吴起成为偶然中的必然。”武宝荣说。

  在吴起采访,武宝荣推荐我们一定要吃下当地的名吃“剁荞面”,“这可是毛主席当年进入吴起吃的第一顿美食。”

  原来,1935年10月18日晚,中央红军到达吴起县铁边城镇东张湾子村后,准备驻扎休整。毛泽东和其他几位首长住进张湾子村张廷杰家的窑洞。当年26岁的张廷杰并不知晓所住何人,更不知道其中一位“高个子首长就是毛主席”。他只听三人说他们是替老百姓打土豪、分田地的队伍,打算借用他家的三孔窑洞住一晚上。晚上,张廷杰的爱人做了剁荞面,羊肉臊子、鸡蛋、葱花熬成的汤,加上细白的荞面,一碗热气腾腾的剁荞面让“高个子首长”赞叹不绝,“长征路上没吃过这么香的饭,陕北是个好地方呦!”直到红军走后,张廷杰才知道住在他家的那位高个子首长叫毛委员。

   “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中央红军抵达吴起镇,战士们长舒一口气,到家了。但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镇子街道上原有的11户人家,除了老人和病人未来得及躲藏,其他人都跑到山里躲起来了,整个镇子显得荒凉。”聂荣臻元帅在回忆录中曾说了这样一件事,“直到后来才弄明白,原来由于口音不同,老百姓将‘中央红军’听成了‘中央奉军’,以为国民党部队又来骚扰了,所以才吓得躲起来。”误会解除了,躲进深山的村民被找了回来,当他们得知是中央红军来了,特别高兴。就在洛河边上,窑洞外,扭起了大秧歌;整个吴起镇沸腾了……

  中央红军到达吴起后,立即引起了国民党蒋介石部队的注意。由于国民党的骑兵团不断地骚扰中央红军,红军战士们都厌恶地称之为“肉尾巴”。“在中央红军到达吴起镇的当天晚上,毛泽东就组织召开了‘切尾巴’作战会议,‘我们进入根据地,就到家了,我们不能把敌人带进根据地,这条尾巴不但要切,而且要切得干净彻底,要给陕北人民交上一份见面礼。”武宝荣说,当时,毛泽东还钦定彭德怀亲自指挥这一场战役。

  据武宝荣介绍,19日晚上和20日清晨,中央红军先后进入各阵地布防,在头道川、二道川、三道川之间的大峁梁等山梁的敌人左、右侧及正面均布下严密的“口袋阵”,准备随时全歼来犯之敌。21日凌晨4时许,头道川与二道川之间的大峁梁顶上,一棵杜梨树下的临时指挥部内,毛泽东对这场仗胸有成竹,“此战必胜,我要睡一会儿,枪声激烈时不要叫,稀疏时再叫我!”他对警卫员陈奉昌说。果然,在红军有所准备的强大攻击下,国民党的骑兵团作用无力发挥,一时间人喊马嘶,4个团的骑兵在数小时之内便被歼灭。中央红军大获全胜。闻听战役获胜,毛泽东当即写下那首传诵千古的名诗:“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只是后来彭老总把最后一句改为“唯我英勇红军”。

  时至今日,那棵杜梨树还在,虽然没了临时指挥部,但站在树下我们依然能感觉当年战役的激烈。“‘切尾巴战役’是中央红军长征的最后一仗。战役的胜利,标志着中央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结束,宣告了蒋介石围追堵截的彻底破产,扩大了红军的影响。”武宝荣说。

  毛泽东在吴起首提“长征精神”

  “切尾巴”战斗胜利后,10月23日至10月29日,红军部队在吴起镇进行了休整。“那几天整个吴起镇沉浸在一片喜悦之中。镇上为数不多的窑洞外、土墙上写满了‘与红二十五军、红二十六军会合,一致抗日救国!’‘中国共产党万岁!’‘长征万岁!’等标语;街上、窑洞里、牲畜棚里、洛河边上,到处住满了休息的红军战士……”武宝荣说,“而更有不少老百姓帮助红军购买粮食和物资、照顾伤员,等待部队进发。”

  10月30日,在吴起镇驻扎了11天后,中央红军沿洛河南下,寻找西北的红军部队。吴起,这个历史上有名的塞上小镇,因长征而再次闻名于世,是终点更是起点。

  在武宝荣看来,红军长征虽然只在吴起镇驻扎了11天,但意义却是重大的,“1935年10月22日,在吴起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首次提到长征,并总结说,长征是历史记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胜利、敌人失败而告终的。”也正是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说道,“从瑞金算起到今天为止,我们共走了十二个月零两天……我们走过了闽、赣、鄂、湘、桂、黔、滇、川、康、甘、陕共十一个省,根据一军团司令部陈中日记计算我们已走了二万五千里,这的确是一次长征,一次名副其实的前所未有的长征……”

 

  诚如毛主席后来所说,“不是这块地方,我们下不了地。我说陕北有两点,一个是落脚点,一个是出发点。”“因此我们可以说,没有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在吴起的11天,就没有中共中央在延安的13年,甚至就没有后来的新中国!”作为一名吴起人,武宝荣的语气中充满了自豪。

(责任编辑:胡海云)